陈晓卿 | 吃饭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陈晓卿 | 吃饭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2018年04月24日 11:56 新浪时尚

  导语:在好(hào)吃的人眼里,陈晓卿自己就是他口中说的那种“最好(hǎo)吃的人”。这位以吃为使命的纪录片导演,在阔别了《舌尖》和央视后,低调地继续引路他的舌尖之旅。

  4月20日,著名导演、制片人陈晓卿出现在澳门美食纪录片《濠江味传》的首映式上。带着憨厚的笑容,他在台上调侃说,平时都是做导演拍别人,这次变成被拍摄对象走到台前,首次出镜作为探访者为大家介绍澳门美食,希望能以“颜值”赢得更多观众。

  在发布会现场,新浪时尚独家对话陈晓卿,听他讲述拍摄故事,更有快问快答带你认识不一样的陈导。

  “黑蜀黍”是美食圈人士对这位肤色黝黑的导演的爱称。出生在安徽宿州的陈晓卿少年时代是否就是一幅黑脸庞无从考证,但他从业近三十年走南闯北拍摄纪录片的沧桑如今都已刻在眼角眉梢。

  从1993年记录一群从安徽省无为县到北京打工的小保姆生活历程的《远在北京的家》,到96年的历史人物纪录片《朱德》;从花费四年时间踏遍祖国山川的自然生态类纪录片《森林之歌》,到后来火遍全国大街小巷、妇孺皆知的《舌尖上的中国》。陈晓卿镜头里的对象在变,不变的是藏在镜头后面的一颗滚热的心。

  作为纪录者的陈晓卿对他的拍摄对象有着最深入细腻的体会和观察。在谈到他最为人熟知的作品《舌尖上的中国》时,陈晓卿表示一切只是从食物出发,重点是通过食物展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没有任何一种食物是独立于人而存在的,正是他对美食背后人与情的解读,使《舌尖》如此打动人心。而安徽人身上融合了南方柔情与北方豪情的特质,也使娓娓道来成了他最吸引人的叙事风格。

  作为一名食客,陈晓卿自诩“扫街嘴”。他自曝十多年前手机里就存着四五千条短信,都是全国各地的餐厅信息,为朋友推荐餐厅颇有成就感。他的《至味在人间》更像是一份慰藉食物清单,带领你跟随他的脚步寻找一家家餐厅,尝遍一道道美味。

  《舌尖》之后,陈导的铁粉们将再次有机会和他在餐桌上论道。《濠江味传》记录了一众劳苦功高的餐饮界幕后功臣孕育澳门美食及传承传统烹调技艺的历程。拍摄团队及美食顾问远赴日本、北京及四川等地,深入澳门各区,深入探究厨师们与食材之间耐人寻味的故事。该片将于今年六月一日首播,每周更新一集。陈导的铁粉们,到时别忘了一睹他的银幕风采,为“黑蜀黍”的颜值打CALL!

  快问快答带你认识不一样的“黑蜀黍”

  Q: 压力大的时候如何减压?

  A: 吃东西

  Q: 如果余生只能吃一种食物,选择吃啥?

  A: 吃什么都不重要了。

  Q: 去餐厅吃饭最怕遇到什么事?

  A: 饭菜不好吃。

  Q: 上一次自己下厨是什么时候?做了什么菜?

  A: 去年。给孩子煮了一碗面。

  附:新浪时尚专访陈晓卿文字全纪录

  Q = 新浪时尚

  A = 陈晓卿

  Q: 您说过“最好吃的是人”,您认为什么样的人是“好吃的”?

  “最好吃的是人”是我那本书原来(想用)的名字。对中国人来说,吃饭不仅仅是果腹,更是一个交流的方式。跟不好玩的人在一起,吃再好的东西都会变得不好吃,跟有意思的人在一起,吃简单的东西也能非常快乐。一路拍摄下来, 在广州、札幌、北京、重庆,都遇到非常多有趣的人,和他们交流吃的经验,进而交流人生的阅历。

  比如澳门京花轩的刘国柱大师是北京人,在一个寒冷的周末,带我们去了故宫旁边,那是他小时候长大的地方,那些胡同,我在北京生活了这么久都是第一回去。溜溜半天儿,刘大师不厌其烦地介绍,兴致勃勃。不过到了饭点儿,我们一起他曾经工作过几十年的某家官府菜餐厅,当年的讲究和精致不复存在,刘大师坐在那里一下变成了一个沉默的人。摄制组的小伙伴们也有特别多的感慨和唏嘘。

  吃东西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儿,在认识食物的同时,你可能会认识食物背后的人。

陈晓卿与刘国柱大师(陈晓卿供图)陈晓卿与刘国柱大师(陈晓卿供图)
刘大师作品(陈晓卿供图)刘大师作品(陈晓卿供图)

  Q: 您如何理解“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A: 法语中有个概念叫“Terroir”,我们译作风土,英语讲“You are what you eat。”一方水土一方人,其实都是一个意思。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物产,形成了人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同的生活习惯造就了人对食物不同的选择和制作方式。

  其实我们能看到,这些年地球上的城市逐渐地越长越像。尤其中国,发展特别迅速的同时,城市外观逐渐同质化。拿合肥、南昌、长沙做例子,我不知道怎么区分,它们都长着差不多的楼。但是,城市的风味或者味道是不一样的。

  只有两种东西在短时间内很难改变,它不会随着景观大道或者建筑就能改变的。一是人说话的方式——方言,再一个就是口味。这两种东西非常难改变。长沙人就是喜欢爆辣的东西,南昌人就是喜欢吃一点带点腌的(食物),合肥人就喜欢吃各种腊味、喝鸡汤,口味是完全不一样。

  所以我常说,味道、口味是我认识世界的一个非常特殊的通道。当然,对很多大都市来说,它的味道是庞杂的,有江湖的味道、平民的味道,也有码头的味道。

  澳门就是个码头,是个很大的码头。它是很多文化交织的地方,在这里可以吃到中国菜、东南亚菜、葡国菜。这些更多的是空间上的差异。而在澳门这个地方,吃东西不仅能感受到空间上的差异,也能吃到时间上的差异,它是历史一段一段的沉淀和分层。

  Q: 《濠江味传》拍摄中有哪些难忘的人和事?

  A: 难忘的事很多,也见识了很多。比如在重庆的时候,看到一个地下防空洞里存放着一万多只泡菜缸,蔚为壮观到吓人的程度。在广州的时候,看到了光皮和麻皮两种烧猪的不同表现,两种猪的体重相差有十倍以上。

  不过最难忘的还是人。在日本北海道,拜会米其林餐厅大厨、寿司大师嶋宫勤,他是(澳门永利酒店)泓 MIZUMI日本料理主厨冈崎智弘和藤川英树的师傅,年龄已经很大了还在工作。见面时他说的一个故事让我记忆深刻。两年前,嶋宫勤的密友高仓健到店里就餐,席间说到希望能带中国导演张艺谋来店里领略寿司艺术的精髓。嶋宫勤把好友的话一直记在心里,直到高仓健去世后也没忘记。这次见到我,他知道我是做电视的,就让我带话给张艺谋导演,说“忠人之托,忠人之事,此前的约定依然有效”。我回国后几经辗转终于把嶋宫勤的话带到了,张导的回话,我也转达给了嶋宫勤。日本匠人做寿司精致又用心,其实和他们做人的态度是一脉相承的,一代厨艺大师身上总有很多让人动容的东西。

寿司大师和他的徒弟(陈晓卿供图)寿司大师和他的徒弟(陈晓卿供图)
寿司大师作品(陈晓卿供图)寿司大师作品(陈晓卿供图)
寿司大师与高仓健(陈晓卿供图)寿司大师与高仓健(陈晓卿供图)

  Q: 片中拍摄的食物是如何选材的?

  A: 选材更多是拍摄团队的事,我只是个嘉宾,主要负责吃(笑),工作比较轻松。

精彩澳门银河wwww.163.am

产业资讯

明星公告栏

精彩原创

高清美图

专题策划

风向标

我爱试用

秀场库

化妆品库